月朗风清

圈地自萌,不知真假,不明全貌之事,皆不与置评,不妄言,不武断,做一个理智之人。
简单真实做自己,何妨要为旁人丑陋自身。

答(羡羡视角)

自以为,魂魄无归处,琴声铮铮问我何时顾?笑靥轻讽,谓我不过欲想剐万骨。我怀赤子心走人世一遭,前尘不复,尝尽人间辛和苦。愕然回首,惘见一人灯火处,不畏世言,同我共尝这骂与孤。战琴怀中持剑护,不愿放手,那便与君同。世言谓我无用,却不要你君子蒙尘,世人挖苦。陈情一曲,观音像下,叙往事真或假。终能与你光明正大,骑驴看花,俯身低吟,偿你十三年问灵无答。

不忘

突然的脑洞,严重的ooc

“堂下何人。”

“薛…(洋)…成美。”

“有何执念。”

“……不……忘……”

“……痴儿……你可想过,现在所做之事,也许,他们永生不会得知。”

“那又如何,我本来就不需要他们知道。”

“……如你所愿。”

……

“堂下何人。”

“金……孟瑶。”

“有何执念。”

“……呵,与其说是执念,不如说是愧疚和……不舍。”

“噢?那又为何愧疚,为何……不舍?”

“失信于友人,愧对于兄长们、二……蓝宗主,还有阿凌。”

”傻子。”

“是吗?可那世人皆道我是那阴险狡诈之人。”

“放肆!居然敢这样和……”

“小黑!无事。”

“噢~”

“……你可想好了,不后悔?”

“除了……没什么好后悔的。”

“有趣(笑),如你所愿。”

……

“堂下何人。”

“晓星尘。”

“晓星尘?(皱眉)你不是还没死吗?”

“……我……想见见……”

“这可不是慈善堂。小黑,把他给我扔回去。”

“等一下,我……”

“扔回去。”

“我只是见见他!想问问他!!为什么要这样做!!!”

“……与我等无关,小黑!”

“是!”

“等等……,我……”

“道长,莫与我等为难了,殿下他”

“晓星尘,他……不在此处。”

“??!”

……

“殿下?为什么……”

“……(笑)我也不知道啊,或许,我也想看看人的感情和羁绊,究竟为什么能让他们做到这个地步。”

“殿下……。”

“小黑……和我去人间走走吧。”

“现在??!可您刚继位,就要……”

(笑)

“好……是!阎君殿下。”